和记彩票_和记彩票网_和记彩票平台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默不过是一个简单

 这一男一女并没有太长的相处经历,但是,他们那短暂的相处,却耀眼的好似天边的流星,那与大气层摩擦而产生的火光,永远无法从他们的记忆之中消失。
 
    “为什么来到华夏?”苏锐问道。
 
    “你答应我的事情,你忘了吗?”歌思琳微微的仰起脸来,那精巧的下巴让人控制不住的去捏一捏。
 
    苏锐的心头突突一跳,还好,他并没有忘记答应过歌思琳什么,只是,一直以来的拖延症让他把这件事情给无限的拖延了。
 
    他答应歌思琳,要带她一起好好的看一看华夏的大好河山,让这个从小一直被亚特兰蒂斯家族小心呵护的姑娘,感受一下海角与天涯。
 
    “现在,我要你兑现承诺来了。”歌思琳轻轻的眨了眨眼,这完美的容颜之上竟流露出一种娇嗔的意味来!
 
    推荐一首歌,赵雷的《理想》,我这会儿一直在单曲循环着。愿我们累了倦了的时候,生命也不会变得苍白。
 
    感谢超梦至上、我是小窝窝头、夏夏亮亮星、书友38956366、漂泊haiwai、烈焰小丁丁(是谁)、烈焰sha吗sha(傻吗)、乱战13、大风风风风车、书友39345901、猎艳滔滔(666)、小萌战狼、江湖你海哥、书友30084496、jayjianrong、凹凸曼i、柳絮飘飞1314、injured7、捉麻雀的小伙、乡野@百度、shenchen8503、靈犀子、小花猫喵喵、烈焰沒有丁丁、书友44600412、奔放的阿婆、书友34100013、帝灬凯撒、安静de夏天、hvfgnhdv、书友12619777、恶魔炽天使、逸烨、yu440306、依旧刘先生、烈焰没我帅啊(可以啊)、超级头狼、书友21799380、明松丶、七爷一世孤独、青年学者、刘大公子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当歌思琳露出娇嗔的样子之时,不得不说,所有翠松山弟子们的眼睛都直了。
 
    既然入了翠松山的大门,在此地拜师修行,也就相当于断绝了男欢女爱的这条路,他们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恪守本心,想要追求所谓的大道,然而,现在他们却被歌思琳这娇嗔的样子给弄的小鹿乱撞了。
 
    太撩人了。
 
    这个姑娘看起来身上充满了高贵的气息,但是一颦一笑却让人无比的向往。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们也发自内心的无法对歌思琳生出占有之意,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女人几乎是高不可攀的,他们若是想要拥有,那可就是亵渎了。
 
    “既然你来了,那么我肯定得当好这次的东道主了。”苏锐张开了手臂:“这次不准备来一个温暖的拥抱了吗?”
 
    歌思琳的脸上绽放出更多的笑意,她同样张开了双臂,和苏锐轻轻的抱在了一起。
 
    虽然是很轻的拥抱,却能够让人感受到很多的温暖——这是久违的温暖,这些年里面,歌思琳只在苏锐的身上体会到过。
 
    看起来她从出生之日起就注定了毕生的荣华富贵,可是又有谁知道,为了配得上“亚特兰蒂斯家族小公主”的身份,歌思琳每天都付出多少的辛苦,每天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也只有在苏锐的面前,歌思琳可以卸下所有的担子,回归到一个少女应该拥有的生活轨道上面。
 
    即便这种所谓的“回归”只是暂时的,但是对于歌思琳而言,这种短期生活仍旧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诱惑力,她愿意为这种向往而持续性的付出努力。
 
    不过,在黄金家族众人的眼中,歌思琳的这种“回归”,简直和“出轨”没什么两样了。
 
    他们可不允许家族苦心培养的高贵公主和一个总是离经叛道的家伙呆在一起,万一被带偏了跑道,那可就太坑了。
 
    然而,歌思琳在家族中的地位是极为重要的,凯斯帝林虽然暂时限制了她的自由,但是也不忍心看着心爱的妹妹总是闷闷不乐的,否则的话,歌思琳现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华夏。
 
    “说话算话。”歌思琳说完,目光不知怎么的落到了苏锐的嘴唇上,这让她的脸颊再一次的红了起来。
 
    苏锐见此,哪里还不知道歌思琳在想些什么,他的眼神也情不自禁的落在了歌思琳的嘴唇上面,薄薄的,很红润,看起来似乎很——q弹……
 
    这个形容词虽然不怎么恰当,但歌思琳的嘴唇确实让人想要体验一下其中的触感。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体会到了这种感觉,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苏锐会被西方一半以上的男人恨之入骨的。
 
    “先解决你朋友的事情吧,然后我们再行动。”歌思琳伸出手,在苏锐的手背上面轻轻的捏了一下。
 
    这个动作充满了亲昵。
 
    事实上,谁也不知道,现在在黄金家族小公主的心里面是有点痒痒的,她很想再度体验一下苏锐嘴唇的味道。
 
    那是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味道,深深的根植于歌思琳的记忆之中,让她的心里面始终有一种渴望,渴望再次体验到那种触觉。
 
    夜莺清楚的看到了歌思琳的动作,她的眉头皱了皱,说不上为什么,她的心里面竟有点不爽。
 
    当然,这种不爽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苏锐已经朝着夜莺走过来了。
 
    夜莺见到了这种情况,神情微微一动。
 
    她已经从苏锐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些别的意思。
 
    这两人曾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默契度还是相当高的,苏锐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夜莺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不过,她的心里面仍旧有点烦乱。
 
    见到苏锐过来,张不空往后面退了一步,这个年轻人虽然还没有对他出手,但是张不空却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种压力让他的呼吸有点困难,思路也随之变得不那么清晰了。
 
    胜势尽去,张不空悔之不已。
 
    他仍旧拉着夜莺的胳膊,目光之中流露出阴狠的神情来。
 
    场面转变的实在是太迅速了,野如风和长老院的气焰已经被歌思琳给完全的打压了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张不空已经没有多少筹码了,武力上不是对手,人数上又不占优势,该怎么办?
 
    本以为野如风能够成为压垮张不凡的最后一根稻草,帮助自己顺利登上掌门之位,结果歌思琳带来的两个白袍人把野如风给差点打成残废,张不空想要让野如风帮忙打开缺口的希望也破灭了。
 
    他很后悔,不该动手那么早,要是拖上个一年半载的,准备更充分一些,成功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如今之计还是保命要紧。
 
    咬了咬牙,张不空恶狠狠的对苏锐说道:“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白莺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掌门之位,真的那么重要吗?”苏锐看着张不空,目光之中带着冷芒。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